月圆禁忌

一直想说,Connor,我们可以一起追蝴蝶吗?

杂乱地写点关于我对莱姆斯的感情

首先需要指出感情的种类。我一开始认识莱姆斯的时候,还很小,大概只有八岁,所以对莱姆斯产生的一切美好感情都是基于小孩子的身份。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呢?很难形容,有点像是对师长或者父兄,崇拜居多,依恋其次。也就注定了我此生大概都不会以恋人的视角来看待莱姆斯了。
整个少女时代,我都在以一种逃家的心态住校读书。我的爹妈都是很优秀的人,把我照顾得很好,但是叛逆的我对于小事耿耿于怀。比如妈妈的小女人心态和她对自己丈夫的一味忍让。比如亲爹不善感情,在少女最需要男性形象的青春期多少缺失了影响。我的潜意识里排斥自己成为父母任一方的样子。我以正当的理由躲进了象牙塔,而作为师长以及父亲的莱姆斯,是我当时唯一能挑选的,...

2017-12-26

【架空世界 篇2】树上精灵

女王的宫殿一角,面对着一望无际的森林。每棵树的枝干上,搭着小木屋,栖居着精灵。
森林物产丰富,这里出产的各色花果滋养了女王的餐桌,装饰了宫殿的梦境。精灵们勇敢勤劳,他们的双手清洁了内城的楼宇,喂养了窖里的牲畜。
所有的精灵都想住得离王城再近点,这样远处的灯火和飘来的香气会把木屋也浸泡得堂皇温馨。走下大树,能和他们的人类朋友白天一同共事,夜里一同舞蹈。
于是,事情慢慢地变了。
一开始,有富裕的精灵买下了大树,邀请大家付上几个金币住进来。再后来,富裕的精灵住进了更高的树,有好事的人类付了许多金币,从精灵那儿借了这棵树所有的枝条,大家一起给他金币住进来。最后,富裕的精灵和好事的人类一商量,索性在树上搭了更多...

2017-12-16

【架空世界 篇1】炼金术师

我是一个兼修德鲁伊之道的炼金术师,现在正在一家傀儡学作坊,当个混饭的学徒
傀儡学和炼金术差别巨大,但是仔细学一学也勉强能支撑。我的工作并不复杂,有金主来了订单,我就去和他们讨论需要什么样的作品,有时候我会简单地绘制它们的外形,最后还不忘把做出来的东西吹得天花乱坠。
傀儡学很无聊,每个像我们这样的作坊的事情无非就是拿过傀儡的炉心,给它的心加上新的法术,让它能做更多的事情。就连这些法术也不足为奇,它是卓群的法师和工匠们已经琢磨了无数个年头的东西。
没人能够创造炉心。创造炉心的人,创造魔法的人。他们才是这个时代的翘楚。东边和西边的高塔中,他们在夜以继日地试图创造有生命的炉心。他们在创造生命,不同的生命。身...

2017-12-16

我说在洒家的朋友们都那么文艺的情况下我这么逗比地发这个真的好么……

好吧,这个是月忌的单绳标堡垒潜行第一期,旨在表达萌康用一个绳标能“作”什么w(当然了他还有只相信的,自己的手不是么~)

然后就是没神触们写文作画的能力,更不用谈文艺地理解剧情什么的了w所以只能放视频了。不幸的是, 明明在电脑上处理flv出来还很清晰的传优酷就这个AV画质我也是醉了TAT……有什么好点的方法么?

2014-11-16

© 月圆禁忌 | Powered by LOFTER